<code id="pmcba"></code>
          <output id="pmcba"></output>

        1. 淑女王冠
          您當前所在的位置》意林雜志 > 意林 > 2014年5月上 總第238期 > 人之初

          穿碎花裙的胖姑娘

          文 微酸裊裊
            我很愛在故事里設置女胖子減肥成功的情節。
            可遺憾的是作者本人我,身為一個一直有體重煩惱的女生卻沒有真正地成功過——夢想是瘦成一道閃電,但夢想一直是夢想,我最瘦的時候也不過是“不胖”。
            年少時因為對自己的粗腿感到自卑,我有好幾年時間沒有穿過裙子和短褲。中學時的夏天,我最常見的打扮是上身穿短袖的夏季校服,下身是秋季校褲。
            中考前學校模擬測八百米,班主任特別鄭重地叮囑:“你們明天跑步都要穿短褲,那樣阻力小,容易出成績。”
            這條“指令”讓我在家里糾結了一夜,第二天雖然聽話地穿了短褲,但在外面加了長褲才去體育場,臨上跑道前再不情不愿地脫掉。
            現在想來應該根本沒人會在意我的腿是粗是細吧,可那時的我心里就是別扭極了。
            青春期的我還非常討厭體檢。我抗拒往儀器上一站,機械冰冷的女聲報出那個可怕數字的瞬間。
            有一次測完體重我忍不住自我唾棄說:“我真胖。”醫生伯伯笑瞇瞇地安慰我:“不胖不胖,你長得高嘛。”可我一點都不相信這種安慰,深深地沉溺在自己是個“女壯士”的悲傷里。
            到了大學就沒有校服穿了,夏天的武漢就像一個巨大的蒸籠,在太陽底下站五分鐘就會渾身濕透。而那時的我無懼中暑的可能,無比堅強地每天穿牛仔長褲去上課。
            牛仔褲又悶又熱,也不會讓我看起來瘦一點,但有著鴕鳥心態的我覺得這樣穿才安全——它可以保護我的粗腿不被赤裸裸地暴露在眾人目光里。
            令我震驚的是好像也有女生完全不在乎這些事,比如P。她和我住同一棟寢室樓,因為每周有幾天排課時間一樣,所以我們常常能遇見。
            P似乎比我還高一些,體型更魁梧一些,面相充滿了男子氣概,可她很自然地穿著坡跟涼鞋和大號的碎花連衣裙,打著陽傘慢悠悠地走在校園里。在一群纖細的同齡女生中她像個突兀的驚嘆號,但我永遠不會忘記她身處其中時自信又淡然的神情。
            我暗暗佩服她的勇氣,同時阿Q地安慰自己:其實你也還好嘛——我很沒出息地把她當作心理上的“墊背”,以此來鼓勵自卑的自己。
            大四快畢業時的某天,我在學校的超市門口又和她打了個照面。我突然發現她雖然還是那么高高大大的樣子,但整個人的氣質柔和下來,碎花裙和高跟鞋在她身上不再突兀,反而增添了女人味。
            ——簡單來說,她在沒有明顯消瘦的情況下竟然變美了!我在那個剎那意識到:正能量的自信心真的是有魔力的,它會帶你走向你曾經只能向往的地方。或許有些胖姑娘因為種種原因一輩子都無法成為一個瘦子,但我們不能因此而一輩子不敢試穿那件很想穿的漂亮衣衫,更不能一輩子都沒有做過最想成為的自己。
            那個穿著大號碎花裙子、坡跟涼鞋的姑娘用她真實的變化告訴我一件事:不要沉溺在自己的缺點里自怨自艾,不要害怕出丑或者失敗——要么改變,要么坦然接受。
            其實出丑和失敗都沒什么大不了,永遠躲在“害怕”的殼里唯唯諾諾,不敢掙脫出來做最勇敢的自己才讓人沮喪呢。
            從那天之后我不再刻意隱藏自己的粗腿,會在炎熱的夏天穿短裙、短褲,還會邁著我的粗腿去海邊玩水,去泳池游泳——我比從前更愛夏天,也比從前更愛自己。
            (比比摘自新浪網)
          柠檬福利导航